<th id="fdff5"></th>
<progress id="fdff5"><noframes id="fdff5"><th id="fdff5"></th>
<ruby id="fdff5"><progress id="fdff5"></progress></ruby>
<th id="fdff5"><noframes id="fdff5"><span id="fdff5"></span>
<progress id="fdff5"><noframes id="fdff5">
<ruby id="fdff5"><video id="fdff5"></video></ruby><th id="fdff5"></th>
<span id="fdff5"><noframes id="fdff5"><span id="fdff5"></span>
<th id="fdff5"></th>
<th id="fdff5"></th>
<th id="fdff5"></th>
獨家解析:“漫漫”與“曼曼”
2022年11月04日 16:34 來源:山東頭條news

  “斯人”紛爭剛散,誰曾想“曼曼”又來了。

  近日,杭州的一位語文教師在備課時,發現課本中一段《離騷》的節選內容與自己的記憶產生出入,課本上寫的是“路曼曼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而她當年學過的版本卻是“路漫漫其修遠兮”。

  查找資料后,她發現在各種版本的《離騷》中,“曼”“漫”兩個字都出現過。這位老師更迷茫了,以后同學們在引用這句話時,到底寫哪個才是對的?

人教社語文教科書九年級上冊2018年版寫有“曼曼”的教材截圖
人教社語文教科書九年級上冊2018年版寫有“曼曼”的教材截圖

  “漫漫”還是“曼曼”?

  對此,山東頭條news請教了山東師范大學文學院副院長、古籍整理研究所所長李建平,他表示,“路漫漫”和“路曼曼”都有版本依據,但早期的《楚辭》版本皆作“曼”,因此“路曼曼”更為準確,“路漫漫”則是版本演變的產物。

  李建平介紹,早期的《楚辭》鈔本、宋洪興祖《楚辭補注》、朱熹《楚辭集注》、錢杲之《離騷集傳》、李善注《文選》宋尤袤刻本皆作“曼”。但是宋代的《集注》《集傳》《補注》三書皆有注:“曼,一作‘漫’!闭f明宋代所見的《楚辭》已有作“漫”的版本,《四部叢刊》影印的宋刻本六臣注《文選》也作“漫”?梢,從“曼曼”到“漫漫”是版本演變的結果,后世通行本多作“漫漫”。

  “‘曼’是本字,‘漫’是后起字,兩字并非通假關系!崩罱ㄆ秸f,中國最早系統分析漢字的字典、東漢許慎編纂的《說文解字》只收錄了“曼”字,未收“漫”字!奥钡谋玖x是展開,引申有長、遠的意思;“漫”早期指水的盛大無際,后來引申也有長、遠的意思;因此后世往往可以通用。由于“漫”字更為常見,使用頻率更高,因此古籍中的“曼”字,有時候會被后人改作“漫”字。

  山東大學文學院古代文學教研室副研究員劉書剛也在接受采訪時談到,《楚辭補注》中提到,原文是作“路曼曼”的,但在注釋中,引用了唐人陸德明編纂的《經典釋文》,說“曼作漫”。這兩個字在古代是可以通用的,因此無所謂對錯,二者皆可。

  為何存在“漫漫”與“曼曼”之爭?

  最近一段時間,從“斯人”到“曼曼”,網上興起了傳統文學爭論,特別是針對原來耳熟能詳的一些傳統優秀名篇中不同版本的用字情況。

  劉書剛表示,古代典籍是經過一個漫長的發展歷程才流傳到今天。像《孟子》《楚辭》等作品,最早應是寫于簡帛之上;紙張廣泛使用之后,又抄錄于紙張之上;雕版印刷術出現之后,才刊印成書。在這個過程中,語言的變化、文字的孳乳(“繁殖”之意,泛指派生)、字體的變化、抄寫者的改動甚至疏忽,都會導致異文的出現;某一個字,抄寫者用自己更熟悉的、當時更流行的寫法,取代較早的寫法,也是常見的現象。

  劉書剛稱,有些文本,還會存在一個口頭傳播、書面傳播交替轉化的過程。所以,早期典籍存在異文,是很正常的文化現象!拔覀冇袝r需要破除古書有一個絕對標準的版本的想法,因為文本本身就有流動性,有很多變易!

  “個人覺得這種爭論,引起大家對古籍、傳統文化的關注,也是件幸事!眲鴦傉f,記憶、印象被打破的那種錯愕感、驚詫感,是蠻有趣的,也希望民眾以此為契機,了解一些關于典籍流傳的文化知識,更重要的是,花一些時間閱讀。古代典籍經數千年流傳到當今,這本身就是奇跡,而能夠“尚友古人”,了解古人鮮活的思想、智慧,與他們對話、交流,無疑是讓人幸福的事情。

  李建平則表示,這一方面反映了隨著國家對傳統文化工程投入力度的不斷加大,對傳統文化知識的大力普及,國民對傳統文化、傳統思想價值體系的認同與尊崇日益提高。另一方面,原來限于專業學者研究的學術問題,普通人也能發現并廣泛參與討論,反映了當下國民愿意精心研讀經典文獻,文化素質顯著提升,文化自信日益加強。

  如何解決“漫漫”與“曼曼”之爭?

  劉書剛表示,對于普通讀者來說,閱讀古籍一般都是采用現代學者的整理本?梢赃x擇比較權威的出版社出版的版本,比如中華書局、上海古籍出版社等;或比較權威的學者的注釋本,比如楊伯峻先生注解的《論語》《孟子》、馬茂元先生選注的《楚辭選》等!坝行┊愇氖清e誤的,會影響我們理解原文,有些異文像‘曼曼’‘漫漫’這種,其實不必過于糾結,它們并不影響我們的理解!

  李建平也建議,此類文字現象,在古籍中較為常見,但是大多不影響文意和大家的閱讀與鑒賞,古籍版本的鑒定、考證和文字的發展情況比較復雜,因此普通讀者不必糾結具體的用字情況,重點學習和理解文句所承載的中華文明傳承與發展中的優秀傳統思想和文化即可。

  李建平說,在編撰課本的時候,相關專家要認真分析版本、考鏡源流,采用原始的、更為準確的版本中的文字,在文末注釋中注明其意義,這樣既可以讓讀者了解文獻的真實情況,也可以讓讀者了解漢字的歷史發展。

A片放荡少妇高潮喷水
<th id="fdff5"></th>
<progress id="fdff5"><noframes id="fdff5"><th id="fdff5"></th>
<ruby id="fdff5"><progress id="fdff5"></progress></ruby>
<th id="fdff5"><noframes id="fdff5"><span id="fdff5"></span>
<progress id="fdff5"><noframes id="fdff5">
<ruby id="fdff5"><video id="fdff5"></video></ruby><th id="fdff5"></th>
<span id="fdff5"><noframes id="fdff5"><span id="fdff5"></span>
<th id="fdff5"></th>
<th id="fdff5"></th>
<th id="fdff5"></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